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
2019/01/08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

有時裸身丶有時絪綁,光影裡的姿態丶情感,不見得都是一般認定的美麗樣式,但都有著真性情顯現。這就是Sharol的自拍藝術。

Sharol 大學時讀的科系與化妝相關,某次應學姐邀約當模特兒,從而發現自己對這份工作有興趣,於是開始積極找尋相關機會。因為拍照而擴大了生活範圍,慢慢地摸索出自我的各種面向。那樣的拍照經驗之於她,是鏡頭前後靈魂交流的過程:「被拍時是兩個人交流,你欣賞我,我欣賞你。」要是攝影師太專注在自己的相機技術上,就可惜了被拍攝的人物,「你沒有要我的靈魂,可惜了我的感情。」

在乎真正的交流

因為在乎的是真實的交流,她連慾望疼痛歡愉都不遮掩,在早幾年繩師Maya及攝影師王志偉合作的攝影集裡可以看見她的身影,那在紅繩束帶下讓人迷惑的魅力。一點都不介意顯現BDSM(Bondage & Discipline SM)為其生活面向一部分的事實。

「國小被暗戀的男老師處罰,發現自己很喜歡被他打。」就像拍照讓她發現更大的世界,BDSM也開始打破她的固有壃界。「世界不是非黑即白。你不能說色情就不是藝術。」她意識到一個人的思想有時是被教育出來的,但生為真實的人,就會有亮面與暗面,她期許自己既不害怕黑暗面,也不受黑暗的指使。「某些部份是隱私,但當以照片呈現,成為是藝術時,遇到能欣賞的人就會有種被懂的感覺。」於是她幽默地開玩笑說自己是藉藝術之名,做自己想要的慾望。如此一來她從「被拍攝者」到「以拍攝自己做創作」,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會開始自拍創作,起因於她在動物重症醫院工作,一日長達十幾小時的工時讓她感到沈重。她買來便宜的二手傻瓜相機,裝上底片,開始為自己拍照。當她開始捕捉自己的影像,像是和自己靈魂進行親密的對話,就算一天僅剩了五分鐘給自己拍照片,那也是她為自己創造的靈魂充電時刻。

直面生命風景

2018年Sharol參加在台北舉辦的國際攝影交流展,「我只是想可以交流又有機會賺回門票錢。」她將作品輸出,手工做了些小配件放在展場位置上;沒料到引發了知名策展人中牟田洋一(Yoichi Nakamuta)的好奇心。那20枚用塑膠袋包起來的一組照片,衝擊著同時是收藏家的他,甚至用Whisky入喉形容那種感覺,「讓人感覺像是舞台演員般藝術性的表情、素顏、未經過後製的裸體、失焦、貓,伴隨著風景的照片」直接展現出未經修飾的年輕女性生活。中牟田洋用「Straight Selfie」一詞,形容Sharol的拍攝個性,並製作名為《I am Sharol》的攝影集,作品中強調了她在拍攝行動中「自拍」的展現形式,接上近年來的「Selfie」風潮。Sharol的攝影集出版上市,並且陸續在日本丶泰國丶巴黎丶米蘭等地的獨立藝術書店上架,各地巡迴的展覽及合作也正展開中,意味著日後關注她的人將會更多。

Shaorl曾在生命禮儀公司當職員,因著她熱愛的拍照結合工作,曾發奇想: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最後會要掛上一張「遺照」,為何不能有個行業專門替人先拍好最後的儀式上要用的照片?當她興致勃勃地解釋細節時,我們邀請她從自己的作品裡挑一張「遺照」。她選了坦裸半身丶持相機在鏡子前的照片,目光直視毫無畏懼且清徹。她附上自己寫的說明:「想讓人知道我很美身體也很美,我是個拍自己的女生,門上有些BDSM的玩具是我的生活。我的家人和一些朋友可能都不知道我的這一部分,但我希望他們知道這是美好的。」

這段話同時闡明了她的創作理念。透過她的鏡頭她的照片,你會理解生活裡存在的一切都可能是美好的。

*Sharol Xiǎo 個人網站:https://sharolxiao.weebly.com/

 

■文/Simatnaw‧攝影/Sharol Xiǎo

本文轉載自LEZS32〈靈魂閃現的瞬間──Sharol的Straight Selfie〉。

 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