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吸管、微粒、塑膠袋:被人造垃圾淹沒的海洋」

從塑膠潮流,到塑膠殺手

讓我們先從塑膠所帶來的生活變革開始談起。二十世紀初,完全用人工材料合成的塑膠問世,因其容易塑形、重量輕等特性,成為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製作武器的重要材料。塑膠神奇的特性(化學性質穩定、耐熱、絕緣、堅固、易塑、價格低廉),讓其在戰後被廣泛地運用於商業生產。

另一方面,戰後許多工廠閒置,石化產業於是開始大量地生產用塑膠製成、非常「方便」的一次性使用產品——人類「拋棄式」的生活方式,自此展開。1955年,美國《LIFE》雜誌刊登了一張塑膠餐具滿天飛的照片,展現了在當時,使用這些一次性產品,不僅一點也不浪費,反而是一種現代、潮流且進步的生活方式。

一百年過去了,「塑膠」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,它也占據了整個海洋。如今,從極圈到赤道、海岸到河口、海面到海床的各個角落,普遍存在於全球海洋中的人造垃圾可約歸為兩大類——漁具跟塑膠廢棄物。尤其是消費者使用後的塑膠廢棄物,不意外地在各地的抽樣調查中,占了絕對大多數。

2014年,在超過三億噸的塑膠製品生產之中,只有約百分之五被有效率的回收,百分之四十去了垃圾掩埋場,整整有三分之一進入脆弱的生態系統中,而海洋算是受害最深的。今年一月,英國艾倫‧麥克阿瑟基金會(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)發表的報告中指出,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,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,將車上的垃圾都倒入海中。

利用現階段能取得的資料,科學家估計海洋裡約有一億五千萬噸的塑膠垃圾:

在一切照常的情形之下,到2025年,海中每三噸的魚當中,就有一頓塑膠垃圾;持續下去到2050年,海中的垃圾(重量)將會比魚還要多。

至今,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,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,以及被垃圾纏勒,甚或死亡。這些致命塑膠垃圾的種類,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用品,體積大至大型的繩索、漁網、塑膠薄膜,小至瓶蓋、打火機,甚至是塑膠微粒。

一百年過去了,「塑膠」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,它也占據了整...
一百年過去了,「塑膠」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,它也占據了整個海洋。 圖/美聯社
 
至今,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,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,以及被垃圾纏勒,甚...至今,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,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,以及被垃圾纏勒,甚或死亡。 圖/小琉球海洋志工隊

 

萬年微粒,海洋塑膠湯

海洋生物被傷害的照片看來令人痛心,而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、無法計數且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(奈米)粒,無形中進入了廣大的食物鏈,更加令人擔憂。

塑膠在海上的浮力和耐受度,可以讓它們漂流幾十年,所以海中塑膠垃圾的總量,無可避免地只會增加,不會減少。隨著時間過去,這些塑膠最終會分解成越來越小、肉眼看不見的體積。但除了一般塑膠破碎化後所成為的小微粒,人造纖維和衛生用品裡的塑膠纖維和顆粒,也都是肉眼看不見的。這些肉眼難以追蹤的碎片,有超過半數會沉入深海底,成為人類未知的夢靨。

這樣的生態夢靨,有一個聽起來既浪漫但又可怕的名字——「海洋塑膠湯」。雖然塑膠微粒大量漂浮,但這「鍋」看起來卻還是像藍色透徹的水。可是,裡頭有的不只是看的見或看不見的塑膠碎片,還伴隨著各種塑膠生產而來的化學毒素。

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(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),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,不但會影響生物的生長、賀爾蒙,也會破壞棲地。根據相關記錄,不論是魚類、海洋哺乳類、軟體動物或其他生物,都曾被發現鄰苯二甲酸酯(phthalates,俗稱塑化劑)和磷酸酯阻燃劑(flame retardants)的殘存痕跡。

雖然人類尚在探索這些大規模的塑膠汙染對全球整體生態系,以及自然環境可能產生的潛在負面影響,但大量正在進行的發現與研究,確實讓許多科學家表達深沉的擔憂。

想想過去一百年來所有生產出的塑膠總量(以及預計2050年時四倍的產量),扣除被焚化和掩埋的,剩下的則持續累積,並散落在支持生物生命的自然環境裡。這些塑膠並不會消失,只會被風化成小碎片,進入我們肉眼難察覺、甚至無法被人類用水系統過濾掉的循環裡。

光是把過去幾十年丟棄在海洋中的塑膠廢棄物、塑膠微粒收集回來都難如登天,更何況我們還每分每秒都在倒進去。

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、無法計數且,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(奈米)粒,無形中進入了...
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、無法計數且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(奈米)粒,無形中進入了廣大的食物鏈。 圖/美聯社
 
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,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,影響生物的生長也破壞棲地。...
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,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,影響生物的生長也破壞棲地。 圖/路透社

經濟損失

海洋垃圾除了對健康和自然生態造成傷害,也會影響政府和當地居民的生計以及經濟損失,其中又以漁業、觀光產業和海上運輸業受最大衝擊。

漁業的經濟損失,主要來自漁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金錢,去清理、修理被垃圾卡到而損壞的漁網、螺旋槳推進器以及進水口等等。對小漁民而言,衝擊尤甚。據估計,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區域(APEC)裡因海洋垃圾而造成的漁業損失,一年超過126萬美金。而船隻螺旋槳遭垃圾纏住導致需要海巡署救援,對海上運輸業的人員來說,亦是個危害。英國政府在2008年,就花了280萬美金在處理286起類似的案例。

此外,因為海流的關係,有些海灘比其他海灘更容易累積海洋人造垃圾,清理海灘和水路航道的龐大花費,也都是各國政府每年需要頭痛煩惱的事。例如夏威夷的卡米洛海灘(Kamilo),受其地理位置跟海流影響,常會有大型漂流木漂至海灘,早期居民習慣到那裡收集木頭做為建材,但現在卡米洛海灘的部分地區,卻是堆積到2、3公尺高的塑膠垃圾。

可想而知,不只卡米洛海灘,世界各地都有許多海灘被海上垃圾汙染,景觀與觀光價值受損,大大地影響當地的觀光收益。

印尼峇里島南端的庫塔海灘。包括300萬名本地居民與每日破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在內,峇...
印尼峇里島南端的庫塔海灘。包括300萬名本地居民與每日破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在內,峇里島每天製造超過五千噸廢棄物。在缺少回收機制與監管下,這些廢棄物或被隨意掩埋、或被棄置海上,直到每年冬天雨季開始後,又因雨水與潮汐的交替影響下,被沖入海中,在沙灘與海水間擺盪。 圖/路透社

「方便」之惡

塑膠不可諱言地為現代生活提供了以前不敢想像的「便利」,為每日生活省下許多時間和精力。去學校、去上班、出門逛街,超市裡拿了就走的飲料罐和各種食物包裝,反正大部分不都被拿去回收,再製成新的產品不是嗎?確實,有少部分的塑膠,經過「降級回收」之後,可轉製成其他產品,不過絕大多數的塑膠都進入掩埋場,花上五百到一千年不等的時間去分解,或者被焚化、被丟棄。

那號稱可生物分解的塑膠製品呢?事實是,大部分以自然原料製成的塑膠製品,在分解時會產生甲烷,其暖化效果甚至比二氧化碳要高25倍。況且,不管是可分解的石化,或是自然塑膠製品,都必須要在非常特定的狀態下(例如高溫高壓)然後經過很長的時間才能夠分解。過程中也會釋放出化學毒素。可分解或可再生的塑膠,雖然是往後塑膠經濟不可缺的一員,但目前都還在發展階段。

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,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,將車上的垃圾都倒...
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,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,將車上的垃圾都倒入海中。圖為阿爾巴尼亞的亞德里亞海。 圖/路透社
 

塑膠為我們帶來了「便利」和「快速」,但當我們仔細檢視塑膠產品從生產、使用到丟棄的生命週期,,卻發現這一切一點都不方便、也不快速。首先,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,從塑膠本身的原料、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,都需要仰賴愈來愈稀少的石油。

再來,塑膠產品本身的黃金「使用」階段,卻常常只是「幾分鐘」的時間,如喝完一罐飲料、吃完一包餅乾、一條巧克力、吹完一顆氣球......等等。在被使用完後,塑膠的正式壽命雖然結束,但緊接著,卻又進入了另一個漫長且無止盡的「丟棄後生命」。

被丟棄的塑膠,可能被焚化(使用能源、產生廢氣和汙染物等)、或待在掩埋場的垃圾山等上百年,或者回到文章最初的描述,進入海洋、跨越大洲,危害海洋生物,也傷害支持地球運作的海洋環境,最終威脅到人類自身的生活、健康和安全。

對比便利與快速,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。

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,從塑膠本身的原料、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,都需要...
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,從塑膠本身的原料、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,都需要仰賴石油。其中海運過程中的漏油,對海洋更是造成莫大的傷害。 圖/路透社

當個「不塑之客」

無庸置疑地,要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,除了要特別注意從海上產生的垃圾(船隻、漁具),以及規範海灘、河口等的垃圾管理,就只能從整體的垃圾問題和體制的典範轉移下手。

不同於氣候變遷、魚源枯竭、採礦活動、海岸開發等問題,傳統上有著「經濟成長」和「環境」擇一的論戰和掙扎,海洋人造垃圾,並沒有這樣的困擾,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,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。

最基本的第一要務,當然是不要亂丟垃圾,讓垃圾去到它該去的地方。並透過法令規範,防止船舶汙染、海岸監控、廢棄漁具收購、定期清理維護、垃圾管理計畫和教育宣導計畫等等。另外,也有許多團體自發性的,或受政府委託,發起定期的淨灘活動。

在塑膠垃圾減量方面,網路上google一下,便可以找到許多如何展開「無塑生活」,成為「不塑之客」的各種替代方法,例如:自備購物袋、自備餐具、自備水壺/杯、使用玻璃/不鏽鋼吸管、自備餐盒外帶、使用竹製牙刷、多用香皂、少吃加工食品(多吃新鮮的全食物)、多使用替代器皿(玻璃、竹製、陶瓷、不鏽鋼等)、避免購買使用人造纖維製作的衣物等等,族繁不及備載。

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,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。 圖/美國國家海洋...
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,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。 圖/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
 

這些方法,乍看之下會對於我們「便利」的生活造成影響,總讓人覺得「麻煩」。但許多時候,只是需要多花我們一點點,真的只有多一點點的心思,去養成習慣——就像是看天氣似乎會下雨,就帶著傘出門一樣的習慣——即可減少許多非必要的垃圾產出,同時也可以減少整體不必要的資源使用與浪費。

解決海洋人造垃圾問題,要多管齊下,除了上述日常生活中的個人習慣養成,以下幾個方向,亦值得政府跟各個產業思考:

  • 創造一個有效的塑膠產品使用後經濟模式,如產品設計改良、發展可再利用、再生的商業模式。
  • 透過正式、非正式的海岸(河口)垃圾管理計畫、教育宣導等,徹底阻斷人造垃圾進入海洋的各種管道。
  • 改變塑膠商品的性質,使用和發展更良好的可分解/堆肥的塑膠製品,並搭配完善的收集系統,和石化產業脫勾。
  • 積極清理已流入海中的人造垃圾,例如荷蘭青年史特拉發起的「海洋清理」計畫(The Ocean Cleanup)
  • 減少使用不必要的一次性商品、垃圾減量、確實落實垃圾管理。

從整體產業的角度來看,涵蓋完整產銷鏈的產業革新和創新、周全的產品生命週期分析,以及落實生產者延伸責任(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),都是必要的。從2008年出版的「搖籃到搖籃」概念,到現在提倡的「循環經濟」模式,都可以為塑膠垃圾問題提供有效、有前景的解方。比方說,從設計源頭就開始減少塑膠使用(如多餘、不必要的包裝);在設計時就考慮到產品使用後的再生、再利用,以及回收等面向;設計更有效的產品使用後收集系統 (包含分類、處理)等等。

其他正在實驗中的商業模式,還有美國波特蘭和舊金山的Go Box公司。該公司專門提供合作店家可再利用的餐盒餐具,並透過結合手機應用程式,設置多個回收據點,讓消費者毋須自備餐具,只需付押金,再用手機上操作登記和歸還,即可享受方便美食。這樣的商業模式,可大幅減少製造多餘垃圾。

解決垃圾問題,不必是「環境」與「經濟發展」的拉扯。人造垃圾對海洋生態和健康問題產生劇烈的負面影響,其嚴重性和重要性完全不亞於氣候變遷、海洋酸化、生物多樣性流失等其他環境議題。重新檢視、質疑已深植現代社會和你我生活中的「拋棄式生活」模式,不僅可避免海洋生物成為現代人類生活模的犧牲品,我們自身的生活品質和健康,也可顯著提升。

更重要的是,透過你我的改變,可以對解決氣候變遷、海洋酸化、生物多樣性流失、土壤和水源汙染等與我們所愛的地球相關的環境議題,做出貢獻。

對比便利與快速,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。而解決垃圾問題,不必是「環境」...
對比便利與快速,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。而解決垃圾問題,不必是「環境」與「經濟發展」的拉扯。 圖/法新社

 

文章取自:https://reurl.cc/ZkZD6

留下評論

Make sure you enter all the required information, indicated by an asterisk (*). HTML code is not allowed.